上海融景金融服务公司
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节目介绍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曹先生
电话:021-5308117
传真:021-6368628
邮箱:service@dg-sfdj.com
Q 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民间借贷风险难控 法律松绑应谨慎从事

编辑:上海融景金融服务公司  时间:2015/04/13  字号:
摘要:民间借贷风险难控 法律松绑应谨慎从事
全国两会开幕以来,吁请开放民间借贷是两会“温度最高”的话题之一。
在代表委员热议民间借贷的“七嘴八舌”中,有两位人大代表的声音尤其值得倾听:
人大代表、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说:“民间借贷的这种合理性合法性应该给予,咱们互相借点儿钱的事儿不是经常有吗?很平常的。但是我们防止什么?防止的是非法集资啊,防止旧社会的‘驴打滚’。”
人大代表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建议,尽快出台《放贷人条例》,明确营利性民间借贷的性质,确认企业之间的资金调剂行为具有合法性。同时他建议应适当提高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标准。
由于两位人大代表均担任重要公职,他们的看法和建议自然备受舆论看重。
民间借贷古已有之,否则就不会有“驴打滚”之形象说法流传下来。民间借贷的兴衰与经济体制相关。当代民间借贷的兴盛与市场经济发育和发展相辅相成。尽管民间借贷始终未获正式的合法身份,但政府也并非一味打压。确切地说,这30年间,民间借贷一直游移在合法与非法之间。当需要其作为正规融资的补充时,政府默许其存在;当其演变为非法集资诈骗继而发生群体事件时,政府则出手对个案进行查处,并用财政资金来承担“擦屁股”的不菲成本。
此外,民间借贷也受一系列行政规章约束,譬如,最高人民法院1991年曾出台《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纠纷案件的若干意见》,据此,各级法院对纠纷的审理无从回避。这之后,鉴于沈太福非法集资大案、邓斌集资诈骗大案(沈太福、邓斌都被处极刑)相继引爆,国务院在1998年颁行《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》,2007年再颁发《关于依法惩处非法集资有关问题的决定》。
现实中,政府对民间借贷采取差别化策略:企业之间被称为“资金调剂”,但“调剂交易”不受民事保护;自然人向企业放贷,利息超银行贷款利息4倍后,超过部分的利息不受民事保护。这说明,虽然从法理上讲,政府不承认民间借贷的合法性,但在具体执行时对自然人还是有所“怜惜”和关照。行政规章从维护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出发,对民间借贷采取的“双轨制”做法,客观上放大了民间借贷的三类风险:其一,自然人打着企业之名搞集资诈骗;其二,企业找自然人作“中间人”行集资诈骗;其三,先是集资图发展后来演变为挥霍加侵占。以上情形下,不管是自然人出逃蒸发,还是企业资金链断裂,参与集资者血本无归,必然找地方政府讨要说法。
据齐奇代表介绍,仅去年一年,各级法院受理民间借贷纠纷60.8万件,比2010年上升38.27%。而齐奇所供职的浙江,去年民间借贷案件占全国15%。这组数据向社会揭示:首先,民间借贷纠纷的确极高,对于政府,此乃金融风险、市场风险,更系社会稳定风险;其次,去年全国民间借贷实际成交件数肯定远大于60.8万件,当大银行把多半信贷资源投向有足够资产抵押的大企业后,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对民间借贷的高度依赖,无需用数据印证即可充分想像。
此外,人们还必须客观认知,司法部门目前对民间借贷纠纷并未实施“闻集必打”。对借助民间集资筹集发展资金的企业,一旦项目经营失败导致资金链断裂,法院通常采取破产清算民事手段。只有当企业或自然人涉及诈骗犯罪并造成严重后果时,法院才启动刑事打击手段。
民间借贷在“半合法化”情形下,案件仍以38.27%年度增幅上蹿,如果贸然将其合法化,案件会否以更惊人的速度上蹿呢?担心是客观的,答案却是失缺的。很多时候,舆论呼吁往往只要“过程”而不顾“后果”,但管理部门必须对“过程”与“后果”作一并斟酌,才能谨慎从事。笔者对此的基本看法是:民间借贷适度合法化系时代趋势,早晚都得实行,但过程之快慢及开放之程度,断不会如一些人想像的那般“痛快”。
上一条:民间借贷起纠纷 巡回法庭促和谐 下一条:近两成民企曾用过民间借贷